中央赴湖北指导组成员向逝者鞠躬默哀

中央赴湖北指导组成员向逝者鞠躬默哀

人民网北京2月20日电“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一场非常战‘役’,病毒来势之凶,疫情传播之烈,范围扩散之广,全社会所面临的挑战和压力之大,应该说堪称是前所未有”。今日下午,在武汉举行的国新办发布会上,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向阳表示,中央派指导组到来,是告诉武汉和全国人民,武汉不是“孤岛”,武汉不是孤军作战。

首先,要制订周密的作战协同计划,为合成营遂行战斗任务提供多方位的体系支撑。合成营独立遂行战斗任务,背后如果没有强大的体系支撑,周围没有友邻单位协同配合,一旦孤军深入、陷敌包围、补给不继,就会吃败仗。

合成营抓自身训练,对指挥员的要求更高了。指挥员既要懂专业也要精指挥。懂专业是精指挥的基础。兵种知识、训练底数、装备性能指数掌握不清,就会让指挥脱离实际,让平时训练的指挥编组作业成为无效的纸上谈兵。精指挥是能打仗的前提。合成营不是简单的“1+1=2”,而是要“1+1>2”。抓平时的营连战术合练,就要当做打仗一样抓,把条件设严、情况设难、环境设真。

再次,要有应对不利情况的手段。合成营是主战营,牵一发而动全身,对战局影响大。当合成营战损过大,甚至某一或几个兵种丧失战斗力,是让合成营拼到底还是转换任务,是让预备队投入战斗还是调配补充兵力,旅级指挥员都要依据实际情况随机决定。

其次,要敢于让合成营放手一搏。一线的战场情况,一方面是侦察出来的,另一方面是打出来的。战术如何调整、节点怎么把握,营级指挥员应当有自己的独立思考。旅级指挥员在控制全局的同时,对局部的控制要适当下放权力,充分发挥营级指挥员的主观能动性。

丁向阳介绍,全国29个省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以及军队系统积极组织3万多名全国最优秀的医务人员支援湖北武汉,第一时间投入战疫第一线。我们看到了,他们没有迟疑,没有退却,没有眼泪,在防护服等物资最紧张的时刻,他们为了节省服装,由4小时一班改为6小时一班,甚至有的同志戴上了尿不湿工作,和死神赛跑,与病毒抗争,为生命接力,他们是新时代最美丽、最可爱的人。

如今,合成营兵种全,营部设有多名参谋,“大脑”和“肢体”比以前的兵种营更强,战斗时需要配属的兵种相应减少,指挥上已经可以由营独立实施。然而,配齐“车马炮”,更要下活“一盘棋”。编制合成是基础,战斗力合成才是最终目标。

在以往的演习中,不论是以坦克营还是步兵营为主担负战斗任务,都需要临时抽调其他兵种分队予以配属,有时在指挥力量上也要加强,把团职干部配到营级单位担负指挥任务的例子屡见不鲜。

与兵种营相比,合成营的专业人才多了,但抓训练的任务不是变轻了,而是变重了。首长机关在指导训练上须更加精细,既要考虑到兵种训练,做到“大专业小集中,小专业大集中”,也要给营连战术合练留出充裕时间,协调好场地、器材,把合成营的“车马炮”等“棋子”都练强,把“车马炮”的协同训练抓好,形成聚合战斗力。

发布会上,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向阳,中央指导组成员、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中央指导组成员、卫生健康委党组成员、中医药局党组书记、副局长余艳红等,起身为疫情中英勇牺牲的医护人员和不幸去世的患者默哀。

合成营独立遂行战斗任务,对旅级指挥所的要求,与指挥兵种营相比不是变低了,而是变高了。

sartas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