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差异不应成为合作障碍甚至威胁

新华社布鲁塞尔12月16日电 当地时间12月16日晚,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欧洲政策中心举办的欧洲智库媒体交流会上发表演讲。

王毅表示,在社会制度、发展道路、价值观念等方面,中欧之间的确存在差异。但这些差异不应成为交流合作的障碍,更不能因此就把对方视作威胁,甚至试图干涉和改变对方。欧洲有一句世界闻名的谚语,“条条大路通罗马”。中国2500年前的孔子就告诫世人,“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世界本来就是丰富多彩的,每个国家都有权选择适合自身国情的发展路径。中国始终尊重欧洲,欣赏欧洲,从不干涉欧洲内部事务。同样,希望欧洲也能尊重中国,欣赏中国人民自己作出的选择。

林斐分析,对于后发地区,不改革创新就无路可走。这就需要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的双推进、内生动力与外在推力的两结合,为科技创新引领发展提供制度保障。在国家层面谋划创新型国家建设与国家创新体系建设,鼓励支持地方深化改革创新的大背景下,地方政府要主动作为,破除制约科技发展的体制机制深层次障碍,全方位激发创新活力。

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数量是衡量一座城市科创实力的重要体现。第一财经记者对中西部主要城市统计发展,高教力量强、拥有名校的城市,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往往更为靠前。在中西部地区中,高企数量超过2000家的共有6个城市,这6个城市都坐拥名校,拥有较为雄厚的科教力量。其中武汉以3527家位居榜首。

林斐说,在当前经济进入到创新引领阶段后,科教力量对经济发展的作用日益凸显,各地对高教、科技的重视提升到一个新高度,城市与大学之间,进入到相互成就、共生共融的阶段。

城市与高校如何共生共融

重庆、长沙、西安、合肥都处于2000家的梯队。这四个城市也刚好都是科教力量比较雄厚的城市,比如西安拥有西安交大、西北工业大学、西北大学等名校,重庆则有西南大学、重庆大学等实力高校,长沙坐拥国防科技大学、中南大学、湖南大学等名校。

正是由于高教资源对一座城市的作用越来越大。即便是高校资源较为薄弱的城市,如深圳、苏州等,当前也在积极引进高校,补足高教短板。其中,作为最缺大学的重点城市,近年来,深圳已经吸引了北大、哈工大等一大批名校在当地设立校区。以哈工大为例,目前哈工大深圳校区的录取分数已经超过了哈尔滨本部,深圳的城市平台效应十分凸显。

这其中,郑州虽然是中西部五个GDP过万亿的城市之一,也是中西部五个国家中心城市之一,但从科教资源上看,郑州是7个城市中高教实力最弱的,整个河南省的211大学仅郑州大学一所。也因此,郑州的高新技术企业数量与同类型的城市相比相差甚远,是中西部地区7个经济总量超过7000亿大关的城市中(重庆、成都、武汉、长沙、郑州、西安、合肥)高新技术企业数量最少的。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前日(12月16日)上午,贵州省松桃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茅台电商公司原董事长聂永受贿案,并当庭宣判,聂永因受贿罪获刑三年二个月,罚没全部非法所得,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今年10月,科技部发布关于支持合肥、杭州、深圳、天津建设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的函。科技部在函中着重指出,要充分发挥合肥在智能语音、机器人等领域研发机构多、专家团队高度集聚等优势,强化人工智能基础前沿理论和关键核心技术的研发部署,加强人工智能基础设施和创新平台建设,在具有产业优势的细分领域加强应用示范,培育一批龙头骨干企业和科技型中小企业,提升人工智能创新发展水平。

此外,深圳计划未来10年投入1500亿元,集中资源办更多高水平大学,力争到2025年高校数量达到20所左右、在校生超过25万人,成为高等教育强市之一。

也就是说,中西部地区的很多城市,在难以像深圳那样吸引全国优秀人才的情况下,就更要做好本地科教、人才资源的挖掘。

武汉之外,成都以3113家紧随其后。成都近年来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迅猛。去年,该市有效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净增超500家;国家科技型中小企业入库3543家,在副省级城市中排名第三;全市高新技术产业总产值首次突破1万亿元,达到10071亿元,同比增长14.5%。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聂永被一审起诉、判刑的同时,另有两位茅台电商的原负责人也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合肥市委副书记、市长凌云日前在《学习时报》撰文《倾城之恋——一座城市与一所大学半个世纪的情缘》,文中写道:一座城市,一所大学,风雨携手五十载。合肥,把倾城之爱给了这所大学。今天的中国科大,已然成了合肥人心头的“宝贝”。一所大学,让合肥这座城市的脚步更加矫健。中国科大,增添了合肥的创新气质,更在赋能合肥的创新力量。

在这六个城市之外,中西部其他城市都与之有较大距离。比如,高教实力较为薄弱的省会城市,如郑州、南昌等,高新技术产业发展与前述六城的差距就比较大。

高校助推城市转型升级

当然,也不是所有高教资源雄厚的城市,高新技术产业、科创产业发展就一定好。东北的几个中心城市,高教资源也较为雄厚,像哈工大、吉林大学、大连理工大学实力都挺强,但当地的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却较为滞后。沈阳和大连的高新技术企业数量都在1200家左右。长春则只有600多家。哈尔滨2017年也只有614家。

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对第一财经分析,合肥拥有中科大等雄厚的高校、科研院所力量,近年来省市、高校、企业合力,持续投入,在人工智能方面涌现了以科大讯飞为代表的企业。

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教授衣保中对第一财经分析,总体上看,东北的高教资源在全国都是比较强的,但科教资源对本地拉动作用不大。东北的很多企业与科教资源结合不紧密,科技服务业相对较弱,科技成果转化能力不强。

以人工智能产业为例,中科大对合肥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去年8月,赛迪顾问发布《中国人工智能城市发展白皮书》,通过对近40个人工智能重点城市进行评价,发布了中国人工智能城市十五强。合肥凭借科研、政策的优势异军突起,仅次于北京、上海、杭州和深圳,高居第五名,目前合肥汇聚了以科大讯飞(002230.SZ)、华米科技为代表的行业顶尖企业,人工智能的从业人数全国占比0.8%,投融资4.5亿元、全国占比0.9%。

贵州茅台称,公司持有茅台电商25%的股份,茅台电商解散对公司整体业务的发展和财务状况不会产生重大影响。

资料显示,茅台电商成立于2014年6月,法定代表人为聂永,注册资金1亿元,是茅台集团旗下唯一官方电商运营企业,主要股东包括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有限责任公司、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技术开发公司、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有限公司、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昌黎葡萄酒业有限公司。

2019年11月,茅台电商原系列酒事业部负责人王静涉嫌受贿罪一案,被移送铜仁市德江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茅台电商公司原副董事长、总经理肖华伟涉嫌受贿一案,由贵州省铜仁市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她分析,城市发展有多种类型和路径,比如深圳虽然没有太多高教资源,但是深圳善于引进各类人才,善于整合资源,做到“为我所用”。但相比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可以吸引全国的优秀人才,中西部地区、后发地区,要提升地方自主创新能力,走科技创新引领发展之路,必须重点发掘地方科技人才资源,尤其是城市所拥有的科教资源。

作为中部地区的中心城市,武汉坐拥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在校研究生数量仅次于京沪,位居全国第三,近年来武汉东湖高新区快速发展,并集聚了几十家上市公司,成为我国上市公司最为密集的区域之一。

丁长发告诉记者,高教科研力量是一座城市的存量,如何把存量优势转化为比较优势、竞争优势,需要体制机制的完善、营商环境的优化等方面。东北的几个中心城市高教实力挺强的,但人才流失却很突出,高新技术企业数量不多,说明当地仍需要大力改善营商环境和制度环境,加快科研成果的转化。

起诉书显示,2009年至2017年期间,被告人聂永在先后担任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副经理兼专卖店管理部经理、贵州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全国各地茅台酒经销商在茅台酒销售方面谋取利益,分别收受刘某某、潘某某、岑某、刘某、谢某、冯某某、张某某现金、物品等,折合人民币价值金额49万余元。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分析,武汉不仅大学多,质量也高,这对武汉形成人才集聚、加快经济发展有很大作用。

sartas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