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街头分发口罩的中国女孩投我以桃报之以李

通讯:“投我以桃,报之以李”——记在日本街头分发口罩的中国女孩

新华社东京2月28日电 通讯:“投我以桃,报之以李”——记在日本街头分发口罩的中国女孩

甜甜在街头分发口罩时,一些日本人双手接过口罩并用中文对她说“谢谢”或者“加油”,令她十分感动。“我戴着头套,看得不是非常清楚,但在我有限的视线范围内,看到的是张张笑脸。”

“18日一早来宿舍搬家的人非常多,”周雨说,大家都非常紧张,害怕人员密集造成交叉感染,她和另外两个中国同学住在一间宿舍,三个人带着口罩、手套,从收到邮件就开始打包,第二天一早搬出宿舍,都要自己亲力亲为,这之间还叫了两次网约车。

在社交媒体上,人们把戴着小鹿玩偶头套分发口罩的中国女孩称为“鹿鹿侠”。“鹿鹿侠”名叫甜甜,在日本读完大学后创立自己的广告公司。

他表示,选择留下的人即使搬出宿舍找到短租,但疫情结束也是遥遥无期,况且短租结束又不得不再找新房源、搬家、等待校方通知,实在“心累”。

1月下旬以来,中国新冠肺炎疫情牵动人心,包括政府机构、企业、民间组织等在内的日本各界第一时间向中国提供援助,这份超越国界、雪中送炭的帮助令人感动。

甜甜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日本老年人很多,每当在街上看到老人,她都会默默祈祷病毒不要感染他们。此外,目前一些日本年轻人防范疫情的意识还不足。这些担忧促使她走上街头。

近期,随着日本新冠肺炎疫情日趋严峻,当地民众开始重视疫情防控,口罩等防护物资处于断货状态。看到这种情况,不少在日华侨华人自发走上街头,将很不容易筹集到的口罩分发给路人,以感谢日本各界在中国遭遇新冠肺炎疫情时对中国提供的无私帮助。

近日,一位中国女孩走上东京街头为日本人分发口罩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受到很多关注。视频中,她头戴一个小鹿玩偶头套,手捧写着“来自武汉的报恩”日语字样的纸箱,不断从纸箱里掏出口罩分发给路人……

回国与否,更是摆在留学生面前的一道选择题,王子豪说,对美国防疫管控持保留态度,甚至觉得上至政府下至民众,并没有对新冠病毒有足够的认识。

甜甜在街头分发口罩时戴的玩偶头套是她以日本奈良鹿的形象为基础设计的。她说:“奈良鹿非常可爱,中国人喜欢,日本人也喜欢,我想用它来做一些有关中日友好的事情。希望大家不要过度关注我,‘鹿鹿侠’可以是我,也可以是你。心怀善良,你就拥有最帅的盔甲。”

甜甜告诉记者,为此次活动筹集1000个口罩是最关键、也是最难的环节。她花费很长时间,从不同渠道收集到500个口罩,另外500个口罩则是朋友听说她的计划后特意赠送的。

如今,日本也遭受疫情之苦。甜甜说,每天都在增长的确诊病例数字背后,“或许是我哪天擦肩而过的人;或许是我刚来日本留学时送我家具的邻居;或许是我在居酒屋打工时对我格外关照的店长;也可能是我在东京街头迷路时曾耐心为我指路的人”。投我以桃,报之以李,理应尽一份力为当地人提供点帮助。

大二学生王子豪则表示,很多大一学生因为刚来美国,人生地不熟,又在疫情蔓延下遇到类似“被驱赶”之事,向远在家乡的父母哭诉,但父母也只能“干着急”。

“我希望通过发口罩这个行为,呼吁大家关注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程度,也让国际社会关注日本的疫情。”

此前,甜甜本想从有工作联系的日本企业筹集一些消毒类物资,但没想到,这些企业已将物资捐给中国,且没有进行任何宣传。他们说:“正是有中国游客和中国市场的支持,公司这几年才能盈利,我们要报恩。”

在纽约大学读大三的经济系学生周雨表示,17日,市长白思豪宣布可能要封城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下午就收到校方邮件,提了48小时内尽量清空,同学们都猜测是否要清空校舍另做抗疫打算;从当天下午开始,滞留在市里的中国留学生就全部开始寻找短租房和打包行李。

周雨则表示,如今飞中国的机票紧俏,呈放出售罄的状态,有朋友购买21日的机票已被取消,但她已经下定决心回国,于是分别购买了20日和22日两日的的机票飞回广州,万一20日机票被取消,22日的机票还是可以“碰碰运气”。

sartasar.com